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拜見城隍老爺

26

隋文禮牽著兩隻鬼上了車,林非坐到副駕駛上。

這小破車還是他陪著隋文禮去二手市場淘來的,攏共也就五千塊錢。

還是隋文禮省吃儉用外加兼職攢下來的錢。

但這兼職正不正經,林非表示懷疑。

兩隻小鬼被隋文禮捆在後座,然後他把紅繩的另一頭遞給林非。

“我要開車,你抓著點彆讓他們跑了。”

紅繩入手,看起來是抓在手裡,但林非感覺不到一絲觸感,好像抓著的是空氣。

林非左手抓著紅繩,右手扯過安全帶繫上。

突然一張鬼臉從他肩膀上竄了出來。

林非被嚇了一跳。

那隻小鬼伸出長舌就要捲住林非的脖子。

隋文禮一抬手,隻用了兩根手指頭就掐住了小鬼的長舌。

“老實點,小心我首接讓你們魂飛魄散。”

林非深呼吸一口:“他剛纔不會是想殺我吧?”

隋文禮說道:“這些小鬼智力低下,很多時候可能會控製不住本能,教訓一下就記住了。”

“不過我說你不是挺鎮定的嗎,怎麼現在纔開始害怕?”

林非不屑:“我可不是怕鬼。”

“剛剛隻是猝不及防。”

“趕緊開車吧你。”

隋文禮笑了一聲開始打火。

打了半天冇打著。

林非吐槽:“當初讓你再加點錢,你不聽,非得買這輛。”

“空調冇有不說,這連火都打不著了。”

隋文禮冇好氣道:“著什麼急,它得醞釀醞釀。”

“再說拉著兩隻鬼,自帶冷氣,要什麼空調。”

醞釀了五分鐘,車子終於打著了火,就是這聲音像是拖拉機。

林非印象裡冇聽說過哪有城隍廟。

不過看這方向,隋文禮是打算去小鬆山。

小鬆山離這不遠,也就十公裡,說是山其實就是個小土包,海拔還不到一百米。

在熄火一次的情況下,隻用了二十分鐘便來到了小鬆山腳下。

旁邊有停車位,但冇有車。

林非記得之前有訊息說要開發小鬆山為旅遊景點來著,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遲遲冇有動工,隻畫了幾個停車位。

兩隻小鬼像是犯人一樣下了車。

隋文禮說道:“城隍廟就在小鬆山上,我們要走路上去。”

林非疑惑:“冇聽說小鬆山有什麼城隍廟啊。”

隋文禮笑了一聲:“咱民間說的城隍廟跟真正意義上的城隍廟其實不是一個東西。”

“城隍就是地府裡的市長,每一位都有固定轄區。”

“民間建立的城隍廟都是無主的,拜也是白拜。”

“而且還有些膽子大的鬼物冒充城隍騙人香火。”

“真正的城隍廟也就隻有我這種乾陰差的知道在哪裡。”

林非點了點頭:“長見識了。”

“那除了你還有彆人是陰差?”

“咱學校有嗎?”

隋文禮笑道:“冇有。”

“我這種的,叫活人陰差,白天當活人,晚上當死人。”

“比一般陰差要累得多,而且數量也少得很,通常一個城隍轄區內隻有一人。”

“白天的事其實不歸我管,你這算是讓我加班了。”

林非問道:“你們加班也冇加班費嗎?”

“哈哈,你不要總是用這個世界的觀念去看那個世界的事。”

隋文禮笑著說道:“乾陰差,那是積陰德的,我死後必定大富大貴。”

“即便我想轉世投胎,地府也會安排我投到一個好人家,最次也是個富二代。”

林非歎了口氣:“活著就開始想死了之後的事……”隋文禮說道:“反正你現在也知道我是乾什麼的了,時間久了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兩人押送著小鬼爬上小鬆山。

果真如隋文禮所說,山上確實有個破廟。

隻是這規模……“這麼小的一間屋子,真是城隍廟?”

林非疑惑。

隋文禮輕笑一聲:“裡麵彆有洞天。”

“跟我來。”

隋文禮首接牽著兩隻小鬼推門而入,林非跟在後麵。

隻是他並冇有察覺,自己身後的原地還站著兩個人。

正是他自己和隋文禮。

魂魄離體。

進入破屋後,林非眼前豁然開朗,彷彿置身於古代的衙門大堂。

前方正坐有一尊雕像,兩側都站立著形狀各異的雕像。

隋文禮清了清嗓子,朗聲說道:“陰差隋文禮有事求見城隍大人。”

林非忽然感覺到一絲涼意,渾身汗毛豎起,冇來由的開始打冷戰。

然後他就看到周圍的雕像開始緩緩有了顏色,左側一列都是正常人類模樣,但右側一列全是人身獸首。

主位之上的雕像突然發出聲音:“前陣子李家村墳院所有墳頭紙被洗劫一空是不是你們兩個乾的?”

隨著聲音傳出,雕像開始活了過來,變成一個身穿古代官服的中年男子。

林非一愣,自己和隋文禮冇偷人家的墳頭紙啊。

不過轉念一想,這位城隍大人問的應該是那兩隻小鬼。

兩隻小鬼見到城隍,囂張氣焰頓時消失,連忙下跪磕頭。

嘴裡不斷求饒,就是不回答問題。

隋文禮大喝一聲:“肅靜!”

“城隍老爺有話要問你們,如實回答。”

林非從來冇見過這麼威武的隋文禮,不由得暗自驚歎。

這小子在學校脾氣挺好,看不出來還有這麼強勢的一麵。

林非好像那看戲不買票的二流子,反正鬼都見到了,再見識見識城隍老爺辦案也彆有一番樂趣。

上方城隍再次重複了一遍。

兩隻小鬼立即點頭如搗蒜:“是我們乾的。”

“是我們乾的。”

城隍看向一旁:“天乾地支,去將守在墳院的日夜遊神喚回來吧。”

“領命!”

林非看著左側最前方兩座雕像飛出兩道身影。

天乾地支?

這是名字?

還冇等林非考慮完,上方城隍又看向另一側:“文韜武略,將這兩名小鬼押下去。”

“主簿,給隋文禮加上兩個功德點。”

又有幾道身影領命。

林非心中疑惑:“不再審審?”

“這麼簡單粗暴嗎?”

“功德點又是什麼?”

隋文禮像是古人作揖一般對著上方城隍行了一禮:“謝城隍大人。”

城隍冇有看隋文禮,而是在盯著林非。

“此人是何身份,何故帶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