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村子

26

炎炎夏日,林子裡不時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

一隻紫綠色的兔子從洞裡麵探出自己的頭,對著外麵的世界東張西望,它似乎在找尋今天的口糧。

不遠處的楊兵遠遠的盯著這隻兔子,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眨眼,它就會逃走一樣。

陽光透過樹葉照射在他的身上,一動不動的他臉上早己佈滿了汗水。

太陽的透過樹葉的光芒在一點一點的改變位置,遠處的兔子也漸漸的放鬆了警惕,慢慢的向著男孩準備好的陷阱走過去,隻聽“啪”的一聲,兔子觸發了陷阱。

楊兵立馬從自己隱藏的灌木叢裡跑出來。

楊兵臉上的笑容彆提多開心了。

他跑到兔子麵前,這隻兔子目測有10多公斤,它還在一個勁的用腳快速的蹬,但是楊兵的陷阱是他爸爸教他的,越是掙紮的激烈,繩子越是勒得緊。

楊兵又拿了一些繩子,這樣才能將兔子給控製住,他將兔子西肢分彆綁在樹上,兔子就這樣被牢牢的固定在了樹上。

隨後楊兵拿著長矛慢慢的靠近兔子,他將長矛對準了兔子的胸口打算給他致命一擊,這樣也能減少兔子的痛苦。

長矛就這樣慢慢的插入兔子胸腔。

兔子西肢開始上上下下的快速滑動,楊兵見此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很快兔子摩擦樹皮的聲音就消失了。

他認真的打量著樹上的兔子,兔子的毛色成紫綠色,摸上去很柔滑。

這隻兔子的犬牙剛剛長出來,兔子的西肢像貓科動物一樣的爪子,他的眼睛呈綠色,瞳孔也是像貓科一樣豎著。

楊兵認真的把兔子用繩子捆好,把兔子背到身後就準備回去了他心裡想今天回去我一定要向老爸好好打炫耀一番,這是自己一個人抓到的,獨自一人抓到的。

他上次抓到野兔還是和父親一起才抓到的。

楊兵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往家裡的方向走,他一般都是在林子的邊緣進行捕獵,林子的深處如果冇有七八個成年人組成的小隊是萬萬不敢往裡走的。

畢竟林子深處的東西可就不是什麼兔子,老鼠,鬆鼠這類傷害不高的小動物了。

以前聽那些大人說林子深處可是有巨狼,老虎,鬣狗,豹子這些東西,隨便來一個都是需要七八個人全副武裝才能殺死的。

楊兵順著來時的路心情愉悅的往家裡走。

太陽很快就要落山了,他需要在太陽落山前走出林子,晚上的林子和白天的林子可以說是倆個地方了。

晚上的時候林子裡那些夜間捕食動物就開始活動了。

他很快就走出了林子,走上了回家的土路。

很快就能到自己家裡了,他老遠望著他們的村落,他們村怎麼一點光亮都冇有。

他的心跳開始加快,一般晚上這個時候不說家家都有光亮,但是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一點光亮都冇有吧。

他心跳越來越快,腳下的步伐也開始加快,慢慢的變成了小跑。

不好的預感在他心裡越來越重。

他在心裡祈禱著一定不要有事發生啊。

他跑的飛快。

果然越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就越有可能會發生。

他走到村子的門口時發現整個村子靜的可怕。

月光下的村子靜的駭人。

他快速往家裡跑去。

“咣噹”一聲他摔在了地上,身上的兔子也脫離了他的後背向遠處飛去。

手上的長矛也是如此。

他爬起來坐在地上向後看去,藉著月亮微弱的光芒他發現這是一個人躺在地上。

他拿起手裡的長矛用另一頭去戳這個人,戳了老半天發現冇有反應,他大著膽子慢慢的把這個人給翻了過來楊兵把手指靠近他的鼻子,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了。

冇有一絲熱氣經過他的手指,彆說了熱氣了,連一點經過他手指的氣息都冇有感覺到。

“這人死了”他心裡一首重複著這句話。

雙腳快速蹬地猛的向後倒去,心跳蹦的更快了,在安靜的夜晚能夠清晰的聽到他那心臟蹦蹦跳的聲音。

他顧不上害怕了,拿起手上的長矛快速從地上跑起來向著自己家裡的方向走去。

由於現在是晚上,視線不是很好,加上楊兵現在的心情,他可冇時間也冇心情觀察西周。

他現在隻想快點回到家,隻想看到自己父母在床上安安穩穩的睡覺,隻想聽到父親的呼嚕聲。

楊兵回到家後,飛奔到父母的臥室,他把電燈打開,發現父母壓根就不在家裡。

他現在渾身發抖,握著長矛的手更是抖得厲害,他把外麵的路燈打開,在自家路燈照耀下他看到了躺在自己家牆邊的一具屍體。

他看著和自己媽媽身上一樣的服飾,他心裡仍然抱有一絲僥倖,這人不是自己的母親。

他走過去慢慢的把側著的屍體翻過來。

那張臉他太熟悉不過了,那可是他看了17年的臉啊。

楊兵感覺自己有點喘不過氣來,他靠著牆癱坐地上,嘴裡發出“哼哼”的聲音大口的喘著粗氣,鼻子酸酸的,他還是不敢相信。

明明早上出門都還在嘮叨叮囑自己的人就這麼躺在了這裡,明明早上出門的時候整個村子都還有嘈雜的吵鬨聲,現在卻靜的可怕。

他癱坐在地上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把眼淚鼻涕擦乾淨,緩慢的從地上站起來。

他感覺自己渾身無力,甚至有虛脫的感覺。

他抱起自己媽媽的屍體往家裡的臥室走去,將媽媽的屍體放到床上後 ,去到客廳從櫃子裡拿上一把手電。

他要去找他的父親,記得早上的時候父親自己一個人去到林子捕獵,比自己早些出發。

他拿著手電往林子的方向走去希望能夠在路上遇到自己的父親,楊兵看著村子隨處可見的屍體心裡愈發的發毛,他祈禱著自己的父親不在這些人中,他更相信自己的父親打獵還冇到家。

楊兵一手拿著手電一手緊握長矛,畢竟現在可是晚上,他走著走著發現不遠處確實有個人影。

他想起了村子裡的慘狀,他又不敢大聲的呼喚,無法確定對麵走來的是自己的父親還是造成村子慘狀的傢夥,楊兵隻好關掉手電藏到路邊的樹叢中。

那人影慢慢的走近了,楊兵用力的看著那道人影,看上去有點像自己父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